举报
收藏
22
分享3
抗吧东京爱情故事--韭崎线
编辑
讨论
2020-11-12 18:16:57 8.3k
释义
抗吧文学典中典,媲美抗吧声之行的纯爱故事。原作者抗压吧:蒼糸-,在帖子开篇,蒼糸-这样向吧友介绍自己:各位带哥好,我是半个鬼子,出生在日本东北部的岩手县,幼稚园毕业后在中国上了小学和中学,高中重新回到日本,只不过到了大城市东京,想和各位带哥分享我在日本和中国的故事。
起源

韭崎线始那年15,在国内读完了初中,就被父母告知要回日本,其实心里是抗拒的,毕竟把半个青春和童年留在中国了,再回到出生的地方,还是会觉得格格不入。因为在中国呆了那么多年,再加上老家是日本人眼里的死乡下,刚踏入高中的时候,一开口说话就被全班同学嘲笑。

 

岩手大致是什么程度呢,就像中国的青海一直都被固以乡下人的外号,度过了一周,总算有女孩子说话了,我深深记得那是我的前桌,姓韭崎韭崎在班里一直是好学生的形象,戴着红框眼镜,散下的马尾在太阳下有黄色的光芒,到现在趴在窗台上吹风的时候,都能想起来那时候她走起路来飘动的头发。

 

东京的八王子市旁边有一个被山围起来的县,地理好的带哥可能知道,那里是有富士山的地方,叫做山梨。我姓四ツ谷,在班级里从来没有人和我说话,某一天在楼梯间吃完午饭之后,下楼的时候遇到了韭崎,对我说了一句永生难忘的话,直到现在虽然失去了联系,但每次在东京漂流的时候,总能想起那时候的情景。她洗完手,用随身携带的手帕擦了一下她的眼镜,目光在这个时候交织,我害羞的低下了头,留下了一句すみません(对不起),想赶快走掉。

 

隔壁班手工部做的风铃在摇曳,她轻轻对我说“其实从开学的那一天就很佩服你,能够落落大方地说出自己是来自岩手的中国人,我每一天都在同学面前不敢透露自己太多,有关于我来自山梨的事情,所以说以后遇到问题请与我倾诉,我会慢慢听你说。”

 

当时心里的想法很纯粹,只是把她当做了一个可以放心说话的人,但是直到昨天,百无聊赖的我想坐电车去很远的地方,在中央本线的山梨方面看见了韭崎站,一时间百感交集在放学的校门口,假装捧着漫画在看,看到她时却又漫不经心地看夕阳,她却笑着对我说,一起走吧,今天不想坐电车。被红色的云霞包围着的目黑站,两个人从jr的台阶上飞奔而出,不顾人潮的拥挤,意外的感觉也不坏。

 

依稀记得从目黑走到五反田的路,那么近又那么远,我好像把这一辈子的话全都说完似的,从我妈告诉我我出生的那天盛冈下的鹅毛大雪,到在中国的点点滴滴以及初恋,下雨时候被水溅一身的窘迫,独自在外苑追逐着火红的夕阳。分别的时候我说了一个谎,我说在五岁那年离开盛冈的时候,在床前遇到了白色胡子的圣诞老人,这样的故事逗得她扑棱棱地笑了。

 

这才是高一啊……第二天上课的时候,看到一向朴素的她涂了唇膏,口渴舔嘴唇的那一刻,我想吻她,但我知道如果我吻下去,短暂的梦就也许会破碎,那天说的所有话都不复存在。我一直以为我是个没有感情的人,午休的时候看到她脱下了她的眼镜趴着睡午觉。和其他邋遢的同学不一样,她的眼镜总是一尘不染,一旦有脏东西她就会用随身携带的手帕擦干净。

 

我看着那副红色的眼镜入迷了,想象着一些类似于拥抱的东西,想看她脱下眼镜对我说悄悄话,那时没有任何邪念,也没有gkd,这是暗恋吗,答案只有自己知道,老哥们呢,老哥们知道吗,暗恋的感觉就是趁着她给我递卷子,故意手指碰在一起不知道带哥们知不知道日本高中有交换便当的情况,某一天下雨,早早来到教室的我在做题,看见她的书包比以往的要稍微鼓一些。

 

到了中午,我照例是吃便利店买的饭团,她却笑盈盈地递给我一个蓝色的饭盒,上面用马克笔写了一行字四ツ谷的便当盒我捧着那份温度,眼泪就很不争气的流下来了因为父亲是倔强的岩手人,草草为我租了公寓之后就一直呆在岩手县,在东京一个人生活的我从来没有好好照顾过自己我看着便当里被切的整整齐齐的章鱼香肠,黄色的圆形萝卜干,一看就知道是细心选过的西兰花沙拉,我的眼泪就流下来了。

 

我把嘴巴塞的满满的,流下的眼泪也一股脑吃了下去,紧接着就是浑身颤抖,连筷子都拿不稳了这样的美好,真的希望不要结束,还有很多想要商量的事情,想要谈论的天地我幻想着她一大早起来戴着围裙下厨的样子,眼泪就止不住,虽然我那时候只是愣头青少年,却在一瞬间懂得了婚姻的意义作为男子汉的我,这样的一面如果被人看到就太羞耻了,洗完脸之后匆匆回到教室,韭崎还和原来一样,端庄地坐在那里用手轻轻提上微微下坠的长袜,那双漆皮小皮鞋把我的心给搅乱了让我趴在你的脚下,把眼泪流干吧。“谢谢你,便当很好吃,你以后一定是个特别好的妻子。”

 

我十分想说是做我的妻子,但是我不能这么说,用那样的口音说出来,就像喜剧演员一样。其实也是借口,只是伸出手的时候稍稍胆怯了,想用指尖偷偷拂过她的头发,一定有昨夜洗发水的味道。“不用谢,四谷总吃便利店,无论是谁都会想为你做点什么吧。”如此官方的回复,我的热情被冷却了一些,也许是我想的太多,围着围裙做便当的身姿,是误会吗?

 

数学课,漫不经心想着那么美好的她如果有过初恋,那我真的是酸死了,我不敢想象那么美好的女孩子为其他人掏心掏肺的场景,我深知日本女生的性格,总是会为了讨好他人做一些温暖的事情但是现在令我恐惧,我害怕一切的温暖都是刻在这个民族女性骨头上的标签,就算这只是一盒小小的便当,我却能想的如此阴暗,我太恨自己了今天没有走回家放学之后的山手线依然是这么拥挤,下车的时候被狠狠的推了两三下,就好像被嫌弃似的。

 

送给我的便当盒,明明是那么值得开心的事情,为什么我会如此难过呢。我在脑海中描绘韭崎的脸,也许并非是多好看,只是那一举一动都散发出的温暖,使我感到刺痛无比就好像阳光为大地带来生机,却又会灼伤眼睛一样,对于我而言,她就是这样的存在。话说也是很有趣,我和她的名字,是两个站台大半个学期下来,似乎也没有怎么被排挤了,渐渐学会了打扮,开始穿匡威,也能与大家公平的对话了。我以为这些都是理所应当的,当时如果没有她当时和我在楼梯间的偶遇,我现在又会是在哪里呢。多少次在夜里想象着的嘴唇漫不经心地喝着饮料,飘忽不定的眼神又好像是散落在远方电车驶过的天际线。

 

穿着坡跟鞋却又微微露出的趾缝,是一片能沉浸在其中的纯白。我为什么会审视一个人的全身呢,这里是日本,眼神停留过一秒就会觉得尴尬的国家啊。雨会不会停的太早,我要趁现在抓住你。我很后悔与你说话的第一天,我说了两个谎,一是圣诞老人,二是初恋。我没有初恋,也没有圣诞老人,我只想和你开始在梦中被轻微声音惊醒的恋爱。

 

“嗯...就是那个,我今天就出来吃个那个松屋的好像,就那个碰到你了,感觉好巧啊,哈哈哈哈哈。”“是啊。”话题无法展开“午后去新宿吧。”像是被电流通过全身一样,我鼓起勇气说出了这句话。“我们可以不去歌舞伎町那条街吗,太挤了。”“嗯,那我们就去高岛屋,去代代木。”

 

我盘算着,人多也许可以悄悄地触碰她的手指,就又能找回当时的那种感觉,现在看来又泡汤了,开心之余,小小的沮丧也是有的。我想我会永远记得那个傍晚的代代木,再次与你畅谈的开始,起承转结。“你知道吗,新宿和代代木的距离。”我不经常出门,自然摇了摇头。“上电梯,到新宿站的最高层,在高岛屋的玻璃窗前绕一圈,再走下去,那里就是代代木了,虽然很近,但这里是新宿区与涩谷区的交界处呢。”“你经常一个人走吗?”我想打开话题。“父母不在的时候,我就喜欢一个人走,你知道吗,大久保和高田马场之间的西户山公园,我想着有朝一日能和你在这里打棒球。”“嗯,那我就加倍锻炼啦。”虽然我不会打棒球也没有一点兴趣我想象着我挥动着棒球棍,她朝我扔球的样子。

 

或许又是三振未中,或许是本垒打。她话里的棒球,就像我与她的感情一样,挥球棍的那一刻就已经决定了。不要走,不要走。我的心里只有这一句话。行かないって、行かないって(行吗)代代木被湘南新宿线穿过,为了防止事故发生,电车通过的时候,就会被杆子拦住。曾经没有希望的时候,就想过在这里一了百了吧,那么窝囊的去死,好像确实不是我的风格,转眼一想,自己是如此的蠢。电车驶过,吹起了她的头发,我看见了她清澈的眼睛,那是从没有见到过的,在学校里没有的眼神。我们两个人就这样在疾行的列车前面驻足停留,没有言语,也没有表情。

 

我知道,这一刻,我再也不用害怕她的眼神注视着别人了,在这来来往往驶过的列车前,竟在背后感受到了爱的气息。

 

“那天为什么要给我做便当呢。”“因为看到我的心血能让你感觉到片刻的温暖,那我感觉无论做什么都没有白费。”“我知道,但是我总觉得你在逃避什么。”“没有,你能体会那种真切希望一个人好的感觉。”“如果讲话可以正直地说出来该多好。”“我觉得我很诚实。”“但是现在这让我困扰。”“我喜欢你。”时光流逝,就算是现在江户川边的夜晚,我乘着这句话,依然能飘到这个世界的任何地方。

 

我永远都没有想到,这句话居然是从韭崎的口中说出来的。这么多天来,我一个人沉湎于幻想之中,却从未真正地面对自己心里那真实的一角。没有谈过恋爱,正在恋爱,在电车的铁流中,我们手牵在一起的声音可以听到吗?夜晚的公园,流连在井之头线,蝉鸣不止。韭崎是不是小嘴抹了蜜啊,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这谁顶得住啊。接吻在日语里是口付け,大概能体会到这一种感觉,后悔没有gkd研究一下什么亲嘴秘诀,也只是嘴对嘴而已,但是这么多年后,会想起那一天依然会红着脸。在成为了女朋友以后,自然而然去的就可以约出来逛街了,我现在每次路过京王线的高幡不动站就会想起以前和她一起吃东西的一段故事。日本有一个还蛮好吃的东西叫油そば,推荐你们来吃。

 

因为实在太饿,就随便选了一家店吃了这个东西,她是我见过第一个在吃饭前会认真祷告的人,夹着筷子说我开动了!还看着店里墙面上了说明书一圈一圈地滴辣椒油和白醋。虽然她确实是不能吃辣的人,但还是表明了下次还想一起吃,如果以后能再见面的话,就再去吃一次吧。

发展

真正的发掘一个人的内心,永远是在最暧昧的时候最能体现。我总以为韭崎是不喜欢拍照的,却对拍照如此有研究。我依然记得,她踮着脚站在电车轨道前,呼啸而过的铁道风吹散了她总是牢牢紧缚的马尾,我逆着光用照相机记录下这美好的一幕,但是现在却怎样都找不到了。就算没有留下合照也没有关系,就算是严寒,稍稍想象,就感觉好像又回到那天一样。在运动会上摔倒了,小腿骨头前面一块肉被嗑掉了,她马上从看台上跑过来扶我去保健室。虽然感觉很开心,但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牵手会害羞。一直以为自己的脸皮无比厚了现在,但是想起那双手的温度,还是觉得想要哭出来的心情充斥在心脏了。

 

也许是那双手太过炙热,无论碰到几次,都会自顾自的笑起来,哼两句歌糊弄过去。我记得我在中国上中学的时候学过一篇文章叫做爱痕,好像是为了保护孩子,下巴磕在铁道的石子上,留下了一个明显的充满母爱的疤痕。我现在从被子里钻出来,摸摸那一小块缺失的肉,那天的场景又历历在目,不是受伤的痛苦,也不是牵手的热烈,只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承认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并且是在学校大部分人的眼前。她没有感觉到害怕,义无反顾的帮助了我,试问谁能拒绝夏天的错,夏天的错,现在的寒意刚刚好。

 

冬天来了,东京也毫无例外的下雪了,虽然不像在岩手的那时候有能埋过半个屋子的大学,但是前面将近将近十年在中国没有见过雪了,感觉十分亲切。手工部的风铃拆除了,现在是挂在班级门口的流苏。衣服慢慢多添了许多件,就连当初热烈的心,都好像被冰冻了,连话也无法去说出口。

 

现在我与你应该是20岁和21岁,但是我依旧怀念着那个16与17岁的盛夏,以及不敢触碰的深冬。就这样听我说啊,你哭的连睫毛膏都要融化的夜晚。如果那个时候将你抱紧,能否改变结局。当接到你电话的一瞬间就知道你想要表达的心情,大致上就是这种感觉。每天沉溺在安全感里的我,是被感情宠坏了吧。

 

越过了疲惫冷战比较困惑这样必经之路的阶段,是否就是因为没有共同度过所以才脆弱。右转进去的二丁目,是你曾经住过的家,屋檐底下的雨滴,在等待你的时候都悉数过一遍。在那里坐着的时候,想见到你的时候告诉你岩手的夜晚可以看到银河铁道999。但是又怕你觉得幼稚,所以还是没有说出口。好怀念啊。以后就结婚吧,立下了优质诺言的石碑,我曾经靠在这里半小时,它沾染了我的体温。

 

人们在铲雪,为了迎接春天的复苏,我的冬天才刚来到,现在谁能给我一些温暖。“我要回山梨了,不要难过,以后会再见面的。”好像也不是多远,只是过了大月站,电车就要自己按按钮开门了而已。只是甲府车站好像看不到富士山而已,只是中央本线会偶尔没有信号而已。我不是没有来过,也不是不愿意来。像电影一般的结局,时代总是在起舞。像任意一本日本小说一样的告别,我已经看过太多的悲剧了,好像还有很多要和你商量的事,虽然,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只是忽然间想起了你的钢琴声,连同那一天的苍白天空,一起忘记。韭崎由佳子“你是第几回才注意到的呢“

 

12月的清晨,寒风刺骨 晴后阵雨,有时又如雪模样 惊慌失措的白胡子老人 但愿能给予我那天所见的天空的状态我知道,我知道的,我知道 的。” 4月,春 又是樱花开放的季节,我坐在电车上望着窗外,面如土色,就算是外界多大的刺激都无法掀起我内心的一点波澜。 届时我还是一个高二学生,让我体验到这种感觉,当时还是觉得很不公平的,虽然后来知道了众生皆苦的道理。 次には 千駄ヶ谷 是代代木的前面一站,今天就从这里走到代代木吧,沿着北参道。

 

我不知道韭崎的近况,推也很久没有更新了,就算是想要发消息,却感觉怎么说怎么奇怪。 失去了韭崎的春天,却迎来再次将我卷入寒冬的甲斐,爱与恨,这里是东京。 昨天睡的太晚了,回忆了许多的事情。包括下面要叙述的一段错误的感情,被狠狠的侮辱过,自始至终发现那心灵的片隅,藏着的还是韭崎。

 

我正坐在总武线上,距离代代木还有32分钟,如果能在相遇的时刻把真实的心意敷衍就好了,男人一旦尝味恋爱,就会开始觉得不平不满,离开韭崎,也是掰掰手指算算很久的事情了。 东京的女孩子们沐浴在春日的阳光里,退去沉重的外套,在电车上在街道上在高架桥下,每一个过往的路人都行色匆匆。 不知是哪里的风吹来,韭崎有了恋人的事情,我酸了。 那个人和你在一起吗,是和你一个地方出身的吧,我想成为你马尾上的那根头绳,与你出生的城市紧紧相连。

 

会用山梨方言开玩笑吧,会执手去看富士山吧,还会想东京吗,岩手的雪还会记得吗,一起大喊的我开动了!的那碗面你是真的喜欢吗。 你的故事会在这里完结吗,那让我怀念的钢琴声音,又是谁代替听到的呢。

 

朋友告诉我,不要在意一个女孩子,她都找到男朋友了,就应该果断放手了,会有更好的。

 

我默许,又不是不爱你,我这辈子就没得救了,但是现在,请让我悲伤。

 

贡献编辑者
阿王
词条的梗图
评论(3)
avatar
回复
2021-04-28 16:24
那年15,站着如喽罗
0
avatar
回复
2021-10-24 23:44
写的真好
0
avatar
回复
2021-10-24 23:44
羡慕纯粹的年代和纯粹的人
  • 1
发布

相关的最新词条

鲸吼™ 蜀ICP备19013671